首页 问诊 这里的春运静悄悄

这里的春运静悄悄

浏览:2385 2019-07-12 05:09:20 作者

站牌静静地立在站台上,粉刷成红色的站房上水泉二字显得有些陈旧,“我们每天只为这一对列车办理客运业务,现在14点10分,再过半小时车就要进站了”。高德军带记者走进候车室,记者看到不足20平方米的空间摆放着四个座椅,深灰色的大理石地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墙角的便民服务箱里放着水杯、针线盒和一些常用药。

高德军2017年到这当站长,他告诉记者,小站经历了几代人,每个在岗的职工心中都牢记一句话:车站小责任一点都不小,旅客少感情一点都不差。

14点40分,寂静的山谷里远远地响起了火车“呜呜呜”的笛声,一列挂有6节车厢的绿皮火车向小站缓缓驶来。高德军和助理值班员郭凤军身着整齐的制服,在寒风中站得笔直,手中挥舞小旗指引列车进站停车。

在水泉站工作了16年的张殿军回想起刚来水泉站时的情景依然难忘。“那时候的站房还是石头墙木板门,漏风漏雨,最可怕的是,晚上睡觉就会有蛇、蝎子、癞蛤蟆爬进来,有时候还会钻到被窝里。2015年车站进行了翻修,现在候车环境和工作条件比以前好多了。”

锦州到叶柏寿——4255/4256次绿皮暖心小火车开行44年,专门为沿途山区农民服务,水泉站是途经32个站中的一个四等小站,也是周围百余户村民走出大山的唯一的一个火车站。他们花两块钱就能到有上万人的三十家赶集,卖自己的山货和大棚里的蔬菜,再买回自己所需要的日用品,花三块钱就可以到凌源县城上学看病串亲戚。离车站不足百米的马杖子村村民更是把小站亲切地称为“咱们炕头边上的火车站。”

高德军说,春运期间,与其他承担繁重春运任务的大火车站相比,水泉站就是一个小小角色,但是站里的每个人都在尽职尽责,哪怕只有一个旅客,也一定要让他感受到回家的温暖。

“别的地方春运很忙很热闹,我们这的春运很静很寂寞。”1月30日,记者驱车460余公里来到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的四等火车站水泉站,站长高德军指着空荡荡的站台和记者开起了玩笑。

贵州各地春茶陆续进入采摘期,这是采茶工在贵州省黎平县高屯街道高屯社区大江坡茶园采摘春茶。

北京体育大学2016级研究生冠军班的同学们:

18日《休斯敦纪事报》报道,得克萨斯州10所监狱中曾有12名囚犯死于高温。

在出站口,张殿军和出站的旅客很熟悉地打着招呼。住在北山沟的李庆红带着儿女和外甥去东营子给父亲过生日,在北京工作9年的女儿盖姗姗告诉记者说:“这么多年,没想到小站还有,票价也一直都没有变,太神奇了。”

据悉,首发上线的免费专栏节目《QuestMobile2018中国移动互联网启示录》将在1月24日起正式上线,共分成6讲,在每一讲中将重点选取和解读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中的关键词,并援引大量来自QM自有数据库和第一手深度访问后获得的数据资料。

14点20分,第一批旅客来了,人还没进门就听到小女孩的笑声,小小的候车室顿时有了生气。拎着装着冻豆腐、蘑菇、大头菜的袋子,42岁的杜玉鹏带着父亲和女儿进了候车室,值班员张殿军赶紧上前帮忙接过东西,又搀扶老人坐好。“我这次专门从沈阳回来接我爸到城里过年,我就是从这个小站坐车出去闯荡的,出门在外每当想家就会想起这个家门口的小站。”杜玉鹏说。

3月7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就“攻坚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文化服务为易地扶贫搬迁“前半篇文章”提供了强大的内生动力。贵州规划搬迁贫困人口占全省贫困人口三分之一、占全国搬迁贫困人口六分之一,是全国搬迁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省份。而易地扶贫搬迁是一项复杂浩大的系统工程,会带来生产资料和社会关系深层次的重组变革,政策执行遭遇多元诉求、面临各种挑战,是脱贫攻坚投入最大、难度最大、风险最大的一场战役。在繁重艰巨复杂的工作面前,贵州唱响了牢记嘱托、感恩奋进最强音,干部群众发自内心地感恩习近平总书记、感恩党中央,在各项工作中以强烈的感恩之心激发强大的奋进之情,交出了精彩的阶段性答卷。截至今年1月底,全省易地扶贫搬迁累计搬迁入住132万余人,今年6月底188万人将全部搬迁入住。

2005.04--2005.12 浙江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摄

在校服产品方面,联合教育部门加强对中小学生校服产品的质量监督抽查,重点检测甲醛、pH值等安全性能指标。继续组织开展学生校服质量监测行动。

Q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