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收官方」他被罗荣桓誉为用生命搞政工,大军区正职近20年却以副职待遇退休

来源:未知    作者:匿名    人气:3237     发布时间:2020-01-10 16:12:32    

「大丰收官方」他被罗荣桓誉为用生命搞政工,大军区正职近20年却以副职待遇退休

大丰收官方,文/徐生忠 邱亮 来安仁

在人民军队历史上,开国中将刘兴元极具传奇色彩:本想成为一位账房先生,却误打误撞进入军营,辗转成为红色战士;从红军医院里的普通文书干起,一路成长为广州军区政治委员;一直从事军队政治工作,却能接棒著名战将秦基伟,主持成都军区军事工作;担任大军区正职近20年,却以大军区副职待遇退休……

1908年10月10日,刘兴元出生在山东省莒南县朱楼乡一个中农家庭。刘兴元幼年多艰,他刚出生月余,父亲撒手人寰,母亲艰难持家,家境日益困难。好在母亲坚强,坚持送刘兴元读私塾、上小学,把他培养成了一个小秀才。

1925年初,由于家境日窘,刘兴元被迫辍学,远赴青岛谋生,干过纺纱厂工人、杂货店学徒。在杂货店当学徒时,刘兴元生活较好,心情愉快,只想忠心耿耿地为老板办事,争取当个账房先生。

1927年夏,山东军阀张宗昌纵兵在青岛大肆掳掠,刘兴元所在的杂货店一夜破产,他的账房先生之梦破灭了。1928年底,刘兴元抱着“扛枪吃饭”的念头,跑到泰安考进了学兵团。次年初,刘兴元随冯玉祥部学兵团开到河南陕县,开始进行艰苦的军事训练,这对他今后的军旅人生非常有益。

1929年10月,兵营里议论纷纷,有的说:学兵团要开前线打仗;有的又说:要开到陕西、甘肃去,那地方不仅吃饭难,有时水也喝不上,冬天还会冻死人。这些耸人听闻的传说,引起学兵们极大的恐慌。一天夜里,学兵们忽然炸了营:外边零星枪响,营内一片混乱,人们四处奔跑。刘兴元趁机跑出营房,脱离冯玉祥部队,沿陇海铁路(兰州至连云港)径向东行,想回山东老家。好不容易跋涉到洛阳西郊,他却被蒋介石部队第47师拦住去路,一个山东籍的营长硬留刘兴元在营部当了文书。不久,由于具有相当文化,他又被要到旅部去当文书。

1930年底,第47师南下江西吉安,参加对中央红军的第二次“围剿”。次年5月,该师遭到红军重创,顷刻土崩瓦解,刘兴元毅然参加红军,被分到红军第四医院当文书。从此,他结束了多年来艰难谋生的历史,踏上了光荣艰辛而漫长的革命征程,揭开了生命史上新的一页。

回顾往事,刘兴元幽默地说:“我的经历中有许多偶然,这些偶然成就了我!当年走投无路,我考入冯玉祥的学兵团,这让我跟军事沾了边;当了冯玉祥的‘逃兵’,却被蒋介石部队‘抓壮丁’,把我送到红军队伍里,成为人民军队的一分子!”

◆刘兴元

刘兴元参加红军后,认真学习,积极工作,得到医院领导的信任。1931年7、8月间,他随部队参加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作战,在做好文字工作之外,还积极救助伤员,深得领导好评。这年12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改任医院政治处秘书兼俱乐部主任。

1932年起,由于政治上忠诚可靠、业务上能力过人,刘兴元历任中革军委后方办事处文印科科长、红军医院政治部巡视员、总卫生部组织科科长兼青年科科长,参加了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

1934年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主力被迫战略转移。到湘江边时,刘兴元升任总卫生部总务处处长。在之后的长征途中,他不但要管好本部500多人的衣食住行,还要特别照顾随总卫生部行动的中央工作团(团长董必武、副团长徐特立)的老同志、女同志。

1935年1月遵义会议之后,总卫生部缩编,锐减为40人,各部、科全部撤销,刘兴元改任支部书记,协助部长贺诚做具体工作。同年8月,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混合编组为左、右两路军北上,刘兴元随贺诚分到左路军行动。这时,张国焘始则散布南下错误主张,继而自立中央,走上了公开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恶道路。为表示坚决抵制,贺诚拒绝出席张召集的各种会议,常派刘兴元去旁听,刘兴元回来后一一都向贺诚作了详细汇报,两人都对张的行径嗤之以鼻,因而受到张的忌恨。不几天,张派人搞了一次夜间袭击,刘兴元几乎被掐死,他和贺诚的手枪、皮包都被抢走!之后,贺、刘二人接受了刘伯承忠告:取正确路线,不正面对抗,争取长征胜利。

1937年1月,长征胜利结束3个月之后,刘兴元离开总卫生部,调到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第二期学习。开学之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一些领导相继来校作报告、讲课,刘兴元受益匪浅。他非常珍惜这次学习机会,认真听课,积极参加讨论,还帮助小组里文化较低的同学学文化,在党支部里被选为小组长,是同学们公认的“好学生”。经过8个月的学习,他第一次受到了比较系统的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党的路线、政策以及军事科学等教育,为成长为一代名将打下扎实的理论基础。

1937年8月,根据国共两党协议,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刘兴元历任八路军卫生部政治处副主任、主任。这年10月,刘兴元又一次向组织表示:自己参加红军6年以来,一直都在卫生部门工作,为了更好地锻炼自己,渴望到前方战斗部队工作。组织上批准了他的要求,并于1938年4月分配他到第115师工作,历任工兵营政治委员、师教导大队政治委员、师政治部民运部副部长。

1940年春,按照中共山东分局的部署,罗荣桓帮助中共鲁南区委进行鲁南地区抗日人民代表大会和鲁南参议会的筹备工作,他指定民运部副部长刘兴元为筹委会和大会的秘书长。6月11日,鲁南抗日人民代表大会在费县臼子峪召开,成立了鲁南抗日救国联合总会、鲁南参议会。至此,鲁南便从上到下建起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权。

鲁南人民代表大会一结束,刘兴元便调任第115师东进支队政治部主任。支队长梁兴初,是经过长征的红军团长。刘兴元刚到东进支队任政治部主任时,支队没有政治委员,由刘兴元暂时代理。他同梁兴初一起,带领部队在郯城、码头一带广泛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和发展抗日武装。

1940年9月,第115师在山东的部队统一编成6个教导旅,东进支队同苍山等县的地方武装合编为教导第5旅,梁兴初任旅长,罗华生任政治委员,刘兴元任政治部主任。10月,八路军总部决定:教导第5旅由山东南下苏北,支援新四军作战。随后,在梁兴初、刘兴元(罗华生不在职)精心指挥下,教导第5旅顺利地通过了陇海铁路,到达苏北沭阳钱家集地区,接受新四军领导。

1941年1月中旬,由于国民党制造皖南事变,中共决定重建新四军军部,第115师教导第5旅奉命改编为新四军独立旅,作为新四军总预备队。这年9月,国民党顽固派、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下令向淮海抗日根据地进犯,相继占领陈道口、史家集一带,并构筑工事,安设据点,妄图长期盘踞。陈道口位于泗阳县以西,地处淮海、皖东北两块抗日根据地要冲,会对两块抗日根据地形成分割封锁。因此,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决心集中优势兵力,拔掉这个“钉子”。这次战斗,由独立旅第1团和新四军第3师第19团担任主攻,独立旅第2团为预备队,独立旅第3团在沭阳方向担任警戒。显然,独立旅3团尽出,是这次战斗的主角。

在梁兴初、刘兴元指挥下,参战部队经过认真准备,于10月20日17时发起总攻。经过激烈战斗,胜利拿下陈道口,第1团毙伤俘顽军292人,缴获步枪100余支、轻重机枪3挺、电台1部和大量军用物资。整场战斗,独立旅攻坚勇猛,打援顽强,战绩显著,获得新四军首长的通令嘉奖。战后,刘兴元又指示宣传科科长李文一,把陈道口战斗中宣传鼓动工作的经验及时进行总结,在第115师的《战士报》上发表。

1942年12月,由于山东形势紧张,八路军总部命令新四军独立旅北返山东滨海地区归建,恢复第115师教导第5旅番号,又战斗在山东大地上。

1943年3月,山东八路军部队进行精简整编,主力部队地方化,撤销各旅番号,统一整编为13个团。于是,教导第5旅缩编为第13团,旅长梁兴初留任团长,旅政治委员罗华生调任兄弟单位第4团团长,而旅政治部主任刘兴元升任山东军区下辖的滨海军区政治部主任。对此,刘兴元深感不安,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亲切地宽慰:“这几年,你在教5旅工作得不错,对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抓得很紧,很有成绩,积累了经验,提高了能力,完全可以胜任这一新的工作。”听了罗荣桓鼓励的话,刘兴元愉快地走上了新的岗位。1943年11月至1944年10月,刘兴元还一度担任滨海军区代政治委员,是滨海军区司令员陈士榘的好战友、好搭档,对于滨海军区建设贡献良多。

◆刘兴元

1944年12月,根据中共山东分局关于整风的指示,刘兴元向军区机关干部进行了动员,要求大家发扬民主,消除思想顾虑,对军区领导大胆提出批评意见。结果,有些人对刘兴元的批评言词激烈,甚至攻击谩骂,刘兴元深感困惑,写信向罗荣桓倾诉苦恼。

过了几天,罗荣桓把刘兴元找去,对他进行了一次亲切诚挚的谈话,罗荣桓说:“我们湖南有句话,‘响鼓不用重槌敲’,你是个响鼓,今天也要敲一下。”“你1938年春天到115师工作,几年来,从工兵营政委、教5旅主任到滨海军区主任,做了不少工作,领导政治工作取得显著成绩,进步很快。但是不能骄傲,要虚心听取群众的批评。你突出的毛病就是嘴巴太快,有些尖刻,说话伤人。作为一个政治工作领导干部,要待人宽厚,不要刻薄,才能多团结人。”罗荣桓的谈话,语重心长,言简意赅,切中要害,使刘兴元心悦诚服,如沐春风。他把民主大会上群众的尖锐批评和罗荣桓的这次谈话,牢记在心,终生不忘。

1945年8月11日,对日大反攻开始,滨海军区部队整编为山东第1、第2师,罗华生担任第2师师长,刘兴元担任第2师政治委员。随后,罗、刘率领第2师参加强攻临沂战役。经20余日艰难奋战,坑道作业,炸开城墙,攻城部队冲入城内,于9月11日晨解放临沂,为刘兴元的8年抗战生涯划上圆满句号。

1945年10月,国共内战阴云渐起,山东军区第2师受命出关,参加夺取东北战略任务,改称东北人民自治军(司令员林彪)第2师;次年1月,又改称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第2师。

1946年5月,第2师集结蛟河一带待命。这时,刘兴元偶然得悉:国共停战在即,而国民党军却抢占了蛟河县以北之拉法、新站。新站、拉法地理位置重要,得失关系甚大。他考虑到情况紧急,立即同罗华生急驱东北民主联军第1师,同该师师长梁兴初、政治委员梁必业商议对策。经过研究,四人一致认为:两地必须夺回;这股敌军孤军深入,而第1、第2两个师有5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完全有把握歼灭之。军情紧急,不容延误。刘兴元等机动灵活处理情况,推举老搭档梁兴初统一指挥,决定先打拉法,后攻新站,夺回要地。6月中旬,战斗3天迅速结束,全歼敌军1个团,重夺新站、拉法,极大改善了东北民主联军防御态势。捷报传来,林彪有言:“刘兴元是政工干部,军事上却有远见!”

1946年8月3日,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成立,第2师编为第1纵队第2师,罗华生、刘兴元留任。次年1月至3月,罗、刘率领第2师参加了“三下(松花)江南”战役,自始至终担任打援任务,先后作战11次,歼国民党军近3000人,缴获火炮14门、机枪51挺、汽车78辆。这时,刘兴元患了较严重的哮喘病,但他不顾病体虚弱,冒着北满的严寒,坐着爬犁深入部队了解情况、解决困难,加强全师的政治思想工作。因此,东北民主联军政委罗荣桓感叹:“刘兴元搞政工,是用生命在搞!”

◆1947年中共中央东北局为了统一军队高级干部的作战指导思想,创办了上干大队,前排左一为时任上干大队政委的刘兴元。

1948年3月,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第5纵队组建,万毅担任司令员,刘兴元担任政治委员,下辖第13、第14、第15师——由活动于辽南、安东(今丹东)等地区的原辽东独立第1、第2、第3师改编而成。由于长期坚持地方斗争,习惯分散活动,上述3个师普遍带有游击习气,这同纵队面临的形势、任务极不适应。鉴于这种情况,刘兴元和万毅根据东北军区的指示,领导了全纵队的整训,主要内容为战评、整党和开展军事、政治民主运动。从6月中旬至9月上旬,纵队又开赴清原、永陵一带进行了2个多月的整训,集训全纵队营以上干部,认真学习战术技术。经过清原、永陵整训,万、刘加强了纵队的正规化,为在今后大战中担当重大任务,准备了重要条件。

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第5纵队受命驰赴彰武,与兄弟部队共同担任阻击廖耀湘兵团西援,确保攻击锦州部队的侧翼安全。

10月9日凌晨,万、刘指挥第5纵队各师分别到达彰武、秀水河子、叶茂台一带,以彰武为中心的阻击战,就此拉开序幕。10月9日上午,敌军在30余公里的正面密布6个师,向第5纵队轮番进攻。在万、刘指挥下,纵队先头部队激战竟日,打退国民党军的多次进攻,初步完成了阻击任务。为不使敌军感到压力过大而缩回沈阳,万、刘等研究决定:将第13、第15师撤出阵地,当夜渡过新开河,在河西岸利用天然障碍,构成宽大正面的纵深阵地,以运动防御方针和纠缠扭打战术展开阻击作战;第14师掩护上述2师渡河后,仍留在新开河以东彰武县城周围阻击敌军。各师依计而行,敌军进退两难。

15日清晨,东北野战军总攻锦州正酣,廖耀湘援锦火力更猛,他从正面、右翼同时向第5纵队各阵地发起全线进攻。这一天,战斗异常激烈,敌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成营、成团地进行集团冲击。在紧张激烈的阻击战中,刘兴元十分重视战时政治工作,及时了解和宣传各部队阻击战的情况和经验,指示各级政工干部要不断鼓舞士气,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不畏强敌的作风,不惜一切代价,阻击廖耀湘兵团西进。在历时10天的阻击战中,全纵队共进行较大战斗25次,毙伤国民党军近3000人,迫其每日前进速度不逾5公里,成功地迟滞了国民党军西进,为第10纵队在黑山阻击国民党军创造了有利条件,保障了攻克锦州的胜利。

10月24日19时,第5纵队又受命昼夜兼程,插至新立屯以东地区,执行阻击廖耀湘兵团回窜沈阳任务。在万、刘指挥下,经过18小时强行军,全纵队指战员奔驰100多公里,胜利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断敌退路的任务。这时,廖耀湘兵团指挥部署紊乱,已呈溃乱之势。根据敌情,万、刘命令纵队各部:由阻击转为进攻,勇猛突击,及时把握战机,就地向敌冲击。只要对战斗有利,不必按级请示,可以“先斩后奏”。全纵队指战员根据命令,各显神通,就近主动突击。28日拂晓,廖耀湘兵团全部被歼,第5纵队以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俘虏新编第1军副军长以下官兵1.28万人,缴获武器辎重极多。

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第5纵队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2军,万毅担任军长,刘兴元担任政治委员。12月,万、刘指挥第42军作为入关部队右路纵队先头,迅速迫近北平,彻底切断了北平与张家口、怀来的交通,有力地配合了平绥铁路线的作战,继而以渗透作战攻占丰台,为北平和平解放立下殊勋。随后,万、刘指挥第42军打下名城安阳,又参与解放四川作战,凯歌频传。

1950年2月,第42军完成南下作战任务,奉命调往黑龙江省进行生产整训,刘兴元则调任中南军区(司令员林彪)党委秘书长。半年后,他升任中南军区干部管理部副部长,次年又升任部长。在负责中南军区干部工作期间,他坚持“五湖四海”,不搞“山头主义”,从而确保了中南军区各级领导班子年富力强,英才济济,保证了部队各项工作的顺利完成。

1955年3月,刘兴元升任广州军区副政治委员;1959年11月,升任广州军区第二政治委员。这时,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兼任广州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主要精力抓广东的地方工作。因此,广州军区党政领导工作的重任,实际上落在了刘兴元的肩上。刘兴元抓工作,非常注重典型带动。他强调从军区到各个团,都应有自己的典型,既要有集体的,也要有个人的。在他担任军区政治委员期间,广州军区宣传的单位典型、个人典型很多,闻名全军的有:“黄草岭英雄连”“大渡河英雄连”“红色前哨连”“钢八连”等连队;还有湖南凤凰、广西西林、广东增城等县人民武装部;个人典型则有郝忠云、黄祖示等。

1955年9月,解放军第一次评授军衔,刘兴元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5年9月,刘兴元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20世纪50年代中期,全军在进行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过程中,中共中央军委号召向苏军学习。刘兴元主张,学习苏军中有利于人民解放军正规化建设的好经验,对不符合人民解放军优良传统的东西,则决不盲从。

虽身为政治委员,刘兴元却极其重视军事工作。在他亲自主持下,广州军区建立了军事工作请示报告制、责任制、计划制、教育准备制、检查考核制、奖惩制等6项制度,下发部队执行。在他的重视和带动下,军区各级政治机关和政工干部,都很重视训练工作,使广州军区部队在军事训练全军闻名,受到中央军委表扬。

1962年10月至12月,有9批国民党武装特务先后170多人次在广东沿海等地登陆,被大陆沿海军民机智勇敢地全部抓获。刘兴元想把这一事迹搬上舞台,就把军区话剧团团长李长华找来,指示其组织创作人员,赴实地调查访问,写成剧本《南海长城》。初稿写成后,他又召开军区党委常委会进行讨论,提出修改意见。后来,《南海长城》剧组到北京作汇报演出,毛泽东、贺龙等观看了此剧。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刘兴元坚持一条原则,就是军区必须稳定,绝对不能乱!他和军区党委坚决制止冲击军区机关、抄家、抓人及武斗行为,使军区机关、部队保持了稳定。

1968年7月起,刘兴元历任广东省革委会主任、中央军委委员。1970年12月,刘兴元出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

1971年9月,林彪集团垮台之后,刘兴元主动向中共中央写了检查,严格而坦诚地检查了自己同林彪、黄永胜(与黄是儿女亲家)的关系,表明了对林彪事件的认识和态度。毛泽东看了刘兴元的检讨,认为满意,批了“心平气和”四个字。

◆1959年刘兴元将军下连队当兵时留影。

1972年3月,在担任广州军区主要领导17年之后,刘兴元调任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四川省革委会主任、成都军区政治委员、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期间,他在以主要精力抓地方稳定的同时,积极参与成都军区的领导工作,是军区司令员秦基伟的好搭档。

1974年10月1日,中央军委决定,成都军区司令员秦基伟调任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刘兴元改任成都军区司令员。接棒名将秦基伟,他毫不含糊,迅速把工作的重点转到着重抓战备、训练等军事工作方面来,保证了军区军事工作水平稳中有升。

1977年9月起,刘兴元历任解放军军政大学政治委员、解放军军事学院政治委员。1978年11月,由于种种原因,他被免去军事学院政治委员职务。

1984年8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最终作出审查结论和处理意见,严肃指出:刘兴元在“文革”中错误是严重的!同时,审查结论也公允指出:发生那些错误,有当时历史条件等原因。因此,他按大军区副职待遇退休。

退出领导岗位后,刘兴元埋头读书,他经常应邀撰写回忆录,讴歌革命,追思先烈,启迪后人。

1990年8月14日,刘兴元在北京病逝,享年82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九州网投网址


上一篇:深扒股份制银行财务报表:哪家最赚钱?哪家风险高?

下一篇:看到自己流了这么多血,我也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