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锦诗:莫高窟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一部分

来源:未知    作者:匿名    人气:4086     发布时间:2019-10-22 18:33:09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0月14日(记者程琦)“莫高窟已经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白天想到敦煌,晚上想到敦煌。我已经80多岁了,可以为敦煌做点什么。我想我没有遗憾。这是我作为文物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和职业道德。”当范进士轻声说这句话时,记者深受感动。从1963年开始,范进士在敦煌莫高窟已经56年了。

10月12日,国家博物馆有600个座位的剧院挤满了人。在国家文物局主办的“莫高窟精神”讲座上,81岁的范进士用90分钟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敦煌情况。

像记者见过的所有“敦煌人”一样,范进士低调、矜持,但非常个人化。她不高,但充满积极的能量。她的头发是灰色的,但她的热情依然如故。她给演讲起了个名字“永远在路上”。这五个字也生动地诠释了敦煌人“坚守沙漠,乐于奉献,勇于承担责任,开拓进取”的精神。

在“莫高精神”讲座现场,中国经济网记者程琦/照片

"国家的需要是我的愿望。"

每个人都不能离开自己的时代。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范进士1963年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国家分配到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研究所的前身)。

然而,范进士与敦煌的命运源于一篇高中时读到的关于莫高窟的文章。文章介绍了莫高窟是我国西北的一颗明珠,也是一座辉煌的艺术殿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思考这篇文章很久了,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去敦煌看看。我以后会注意敦煌图片的出版和许多敦煌展览。”大学毕业前,范进士和几个同学被安排去莫高窟实习,这最终给了她一个机会去领略敦煌艺术的风采

范进士置身于古老而宏伟的莫高窟艺术殿堂,看着色彩斑斓、绚丽多彩的壁画和雕刻精美、栩栩如生的彩色雕塑,感到震惊、不知所措和陶醉。然而,当她走出洞穴时,她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令人惊讶的是,敦煌文物研究所从远处看起来很荒凉,四周是戈壁沙漠,环境隔绝,缺乏材料多年以后,范进士回忆当时的情景时,仍然觉得很笼统。然而,即使环境如此恶劣,老一代的文物工作者如常书鸿和段文杰仍在敦煌和平工作,这是范进士当时无法理解的。

随后的反抗迫使她提前离开敦煌。“离开敦煌后,精致的敦煌艺术仍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我无法忘记,但敦煌的艰苦生活吓退了我,我也不知道再去敦煌。”范进士坦率地说。

没想到,1963年,当她大学毕业并被分配时,范进士和另一位同学被直接分配到敦煌文物研究所。尽管她父亲写信给学校,希望她能被重新分配,但她还是服从了任务。“既然敦煌需要,我就应该服从国家的号召。那时,国家的需要是我的愿望。我只是不认为它会永远持续下去。”

后来,范进士经历了19年与丈夫和一个三口之家的分离。直到1986年,她的丈夫彭张金决定离开武汉大学,来到敦煌支持她的工作。正是丈夫的理解和支持让范进士放心终生在敦煌工作。“我想考虑,但我找不到这样一个带灯笼的丈夫。”范进士亲切地说。

“我在敦煌呆了56年。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一直在敦煌转圈。有人问我,你住在那里吗?我认为我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因为这是值得的,因为敦煌是一个崇高的事业,一个重要的事业,需要有人为此做出贡献,而且能够做出贡献。”范进士坚定地说:“只要莫高窟永远存在,几代人都会继续为之献身。”

2005年10月12日——范进士校长向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的阿根杜尔先生和玛莎女士介绍敦煌研究所的学术成果。敦煌研究院提供地图。

"任务就在眼前,你不能半心半意。"

范进士是敦煌研究院的第三任院长。当她成为总统时,她已经快60岁了。她应该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是她被赋予了沉重的责任,并且持续了17年。

从学术业务到管理,这对范进士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和挑战。“我是管理方面的外行。我不知道什么是管理,更不用说如何对古代石窟艺术和遗产进行现代、系统、全面和有效的管理了。我该怎么办?只有边做边学。”"

后来,范进士借莫高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机会,阅读了大量文献资料。他对它们知之甚少,从知道如何保护它们到知道如何运用科技思维依法管理它们。“管理实际上给了你责任。这一责任是解决这个问题和一个与石窟保护有关的问题。”她这样总结了自己的管理使命。敦煌是人类的文化瑰宝,不可再生,不可替代。“为了保护莫高窟,我们的管理层不敢停下来,不敢休息,因为任务就在眼前,你不能半心半意。”

1987年,莫高窟成为中国首批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审批的世界文化遗产,将莫高窟的价值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同时,它与改革开放的机遇相吻合,也开启了敦煌研究院的思路和视野。

改革开放政策开放了国家边界,范进士也看到了自己与国际文化遗产保护之间的差距。为了缩小这一差距,敦煌研究院通过邀请人们出入,为民族文化遗产界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开创了先例。“在我们的合作中,我们始终坚持优先考虑我并为我们自己的利益使用它的原则。”合作机制从最初单向引进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先进理念发展到双方平等对话、合作解决莫高窟文化遗产重大疑难问题、培养专业人才。合作领域从最初的本体保护、高端专业人才培养、壁画数字化发展到莫高窟文化遗产科学保护和研究的全面探索和长期投资促进。“这些使我们能够保护和研究莫高窟的文化遗产,积累足够的管理经验,不仅提高了莫高窟保护和管理的科学水平,而且扩大了敦煌研究院在国外的影响。”

改革开放给敦煌研究院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如果有人呼吁莫高窟市场化,我们该怎么办?范进士到处找人,最后决定用合法武器保护这些遗产。她提议为莫高窟制定专门的法规和保护计划。在当时的市场经济浪潮下,这些法规和计划为莫高窟的保护提供了法律保护伞,抵制了一些不符合法律法规的建议、要求和压力。

敦煌莫高窟是中国古代艺术的盛典,自1900年发现以来经历了盛衰。受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一些壁画和彩色雕塑正在恶化。如果它们得不到及时保护,它们可能会面临迅速灭绝。如何保护这些壁画和彩色雕塑?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范进士,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当她去北京出差时,她去参加了一个科技展览,并了解到“图像的数字化在计算机中可以保持不变”这句话让她产生了数字敦煌档案的想法,她立即向领导汇报了这件事。自20世纪80年代计算机和互联网在国内尚未普及以来,敦煌研究院与国内外组织合作,形成了一套先进的敦煌壁画数字馆藏。

“原来,我们不得不爬梯子去看看人物,东倒西歪地爬上去看看几个字,下次再看另一个字,然后再爬上去。现在我们不需要它了。通过数字化,我们可以直接将其放大到100%,当壁画的泥纹和笔触出现时,实际上我们可以数字化地保存莫高窟的壁画和每个洞穴的历史信息,并建立数字化档案。”谈到敦煌数字化,范进士非常自豪。

随着敦煌数字化的实现,敦煌壁画艺术也可以在数字旅游的各个地方展出,通过各种移动终端设备,更多的人可以了解敦煌莫高窟的艺术美。

2001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的记者曾参观过敦煌莫高窟。那时,人不多。当记者2015年再次去敦煌莫高窟时,门票必须提前预订,人数翻了一番。敦煌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和莫高窟游客数量的不断增加对莫高窟的保护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事实上,早在2001年,范进士就敏锐地感觉到未来游客的数量将会增加,而这些洞穴由于其有限的容量和泥、草、芦苇等材料而极其脆弱。如何解决旅游和文物安全问题?

“在保护文物的前提下,旅游业的发展应该是合理的。在满足游客需求的同时,应采用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法,加强对文物的监测,关注文物保护状况,使文物保护和旅游开放均衡发展。”遵循这一原则,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实践,终于找到了一种既不会影响文物保护,又能最大限度满足社会和游客需求的方法,即数码电影加上实体洞穴的预约参观模式。实践证明,这种效果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巴西世界遗产委员会曾告诉范进士,敦煌研究院莫高窟展示了一种具有非凡远见的遗产地质环境的有效方法,以保护遗产地的价值,给人类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模型形象。此外,莫高窟在保护、管理和开放旅游业方面的典型经验也传播到各国的遗址。

2004年10月23日,范德安向敦煌工作人员解释了莫高窟第285窟的内容和敦煌研究院的图纸。

"我的梦想是把莫高窟变成名副其实的世界文化遗产."

2018年,范进士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成为100名“改革先锋”之一。201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她获得了另一个国家荣誉称号。然而,她把所有的证书、奖牌和奖金都给了敦煌研究院。在她看来,这两项荣誉不仅是她自己的,也是敦煌研究院几代人几十年辛勤工作和艰苦奋斗的结果。“我只是一个代表。”她平静地说。

范进士对国家对文物事业的关心更是高兴。“我们要保护的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文化遗产。这些文物散布在全国各地。其中许多位于山区、村庄、荒山和交通不便的地方。他们中的许多人一生都坚守在这些文化遗址上。没有他们的坚持,这些文化遗产就无法得到保护。他们应该得到人们的尊重,所以这两项荣誉也属于他们。”范进士亲切地说。

文物是民族文明的象征,承载着灿烂的文明,传承着历史文化,维护着民族精神。“这样无与伦比的莫高窟世界遗产,如果我们手中有什么差错,我这个守护者不是罪人吗?因此,应该尽一切努力。咬着牙想找到一种方法是很难的。它不能被摧毁。”范进士回过头来看他在敦煌的作品,这样说:“我经常说,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看得太重,而应该把托付给我的工作和托付给我的事情当作一回事。不要愚弄人们说话做事。相反,你应该努力工作。你应该脚踏实地,而不是脚踏实地。每个人都应该做正确的事,每个单位都应该做正确的事。我认为这个国家很好。这是我的理解。”

“我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和改革开放40年的整个过程。我的工作是为敦煌莫高窟的保护、研究、推广和管理服务。我的梦想是使莫高窟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文化遗产和世界遗产博物馆,能够积极推广中国优秀的文化和艺术,”范进士说,“修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莫高窟和全国所有文物的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金赞国际


上一篇:新信号!不好好学习毕不了业,大学生们准备好了吗

下一篇: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仪仗方队